首页 艾滋病预防措施正文

打开艾滋防治第一道门:扩大检测,尽早诊断

艾纸网 艾滋病预防措施 2019-09-25 1250 0 | 文章出自:艾纸网 艾滋检测HIV试纸

  2018年末,随着国家卫计委公布当年艾滋疫情,细心的人们发现,数据又涨了。

  这一年,全国艾滋病发病数为65779例,死亡19107人,而在一年前,这些数字还分别只有5.7万和1.5万人,是近年来增幅最快的一次。人们据此得出结论,艾滋疫情越来越严重,似已到了难以控制的局面。

  可事态真如此严重么?

  中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研究员吴尊友并不认同。他认为,发病数激增,并不等于新被感染的人变多了,而是许多一直未被找到的老病人得以确诊。检测人次数增多,导致近年艾滋疫情抬升,这反而是个好消息。

  “艾滋病感染者没有症状,你不检查,不诊断,就发现不了问题。”正如吴尊友所言,检测是直面艾滋的第一扇门。不同于流感、结核病等因症就诊发现的传染病,艾滋感染症状隐蔽,很难发现。

  侵入人体2-4周里,仅部分感染者会出现发热、咽痛、肠胃不适等症,易被当作一场偶然的小感冒、咽炎或者肠胃感染,一笔带过,随后便是长达6-8年的无症状期,等出现艾滋病典型症状再求医,往往为时已晚。因此,比起寻找症状,发生高危行为后及时检测,尽早确定感染与否,才能更好治疗,与“艾”共存。

  2017年,内地艾滋感染检测人次数增加至2亿,仅用5年时间便翻了一番。一并增长的,还有现存活艾滋感染者和接受治疗者数,后者增幅更快,5年增幅超过3倍,于2017年达到61万人。

  “扩大检测了,发现更多的感染者,更多感染者获得治疗以后,病人活得更长,使得我们感染的(总)人数在增加,应该是防治工作的成效。”吴尊友说。2014年,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提出“90-90-90”目标,即到2020年,90%的感染者知道自己的感染状况,90%确诊感染者接受抗病毒治疗,90%接受抗病毒治疗的感染者病毒得到抑制。其中,通过检测、获知感染的第一个90%尤为重要。

  无独有偶,扩大检测,让更多人知晓自己的感染情况,也是第31个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作为打开艾滋防治的第一扇门,如何让更多人检准、检好,将左右终结艾滋的步调。

  “攻克”空窗期

  2019年大年初一夜,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一份红头文件开始在网上流传,让人格外不安心。

  这份名为《关于暂停使用上海新兴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相关批号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的通知》显示,江西卫检委疾控中心发现,上海新兴医药公司生产的静注人免疫球蛋白(批号:20180610Z)中,被检出艾滋病抗体阳性。

  由于只有感染者体内才可产生艾滋病抗体,多位医药界人士推测,采血和检验过程出了纰漏,使艾滋感染者的血浆,混进了生产线。由于注入人体后,无法完全排除染艾风险,《通知》要求,各地立刻暂停使用并封存该批次产品,密切观察使用者病情变化。此前,一名使用该产品的婴儿被检出艾滋感染弱阳性,才将药品问题揭开。

  消息一出,引来一片哗然,人们仿佛骤然回到20年前,那个血艾肆虐的年代。如今,随着内地不断打击有偿献血,提升血制品监管标准和检测流程,血艾事件极少发生。一名血液制品从业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血液制品采血过程比血库献血更为严格。采血前,献血者须通过艾滋、梅毒、乙肝等多项检测,采集血浆也需通过90天检疫期才可上生产线,生产过程中还要再次灭活与检测,确保万无一失。

  “只要有一袋(血)浆不合格,整个批次都会报废。”该人士说。也有人推测,可能是窗口期所致。医学上,从感染病原体到检出其存在的时间被称为窗口期。28天,是多数艾滋感染者的窗口期,其间,艾滋病毒不断刺激免疫系统产生抗体,但由于后者数量稀少,难被检出,导致感染者可能被漏掉。如何缩短窗口期,更早更准发现感染,一直是艾滋检测的一道难题。

  “病毒入侵后,人产生抗体有快有慢,如果查抗体,要等高危行为2-4周后才查得出来,但如果我们查的是病毒本身的成分,就会早一些。”新的解题思路,被称为核酸检测法。

  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参比实验室主任蒋岩介绍说,相较传统的抗体检测法,核酸检测法灵敏度更高,由于直接筛查艾滋病毒,无需等待抗体产生,可将窗口期从数周缩短至10天,大大降低感染风险。

  2015年,全国卫生计生工作会议指出,年内基本实现全国血站核酸检测全覆盖,其中,对艾滋病防治重点地区,应根据实际情况,规划设置核酸检测实验室。同年修订的《全国艾滋病检测技术规范》亦将核酸检测作为艾滋感染的补充实验,和急性期与晚期感染者的诊断。同时,服药治疗的感染者也可通过该法,监测治疗效果。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随着核酸检测全覆盖,经输血及使用血制品传播病例已接近于零,输血传播基本阻断。

  感恩快检

  尽管已有窗口期更短的核酸检测法,但目前被大量使用的,仍然是传统的抗体检测法,且备受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署推广。市面有售的各类快速检测包,就采用该方法。快速,方便和私密,是其最为突出的优势。

  在某电商平台检索“HIV试纸”,单月销量最高的是一家位于广州的连锁药房,月销量在2万盒以上。

  评论数最高的,则来自成都的一家民营药店,共收到162782条评论。过去一年,这家药店累计销售艾滋快检包近180万盒,盒子连起来近300公里,相当于往返北京和天津的距离。评论中,人们晒出未被感染的检测结果,一边共享劫后余生的喜悦,一边以“过来人”的身份叮嘱后来人,“要洁身自好”“不要乱交”,最后,一定还要感恩上苍庇佑。

  2010年,随着国务院在《关于进一步加强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通知》中,提出扩大监测检测覆盖面,最大限度发现艾滋感染者的工作重点,快检包作为“使用快速简便、可提高检测可及性”的方法之一,获准登陆电商平台。

  作为第三类医疗器械,艾滋快检包管理非常严格,只有取得相应资质和储存要求的药店,才可销售。截至2017年末,内地拥有该资质的药店,不足30家。

  目前,市售最多的快检包,主要有血液和“唾液”试纸两种,操作并不困难,只要根据说明书要求,采集少量指尖血或口腔样本,放入长方形的试剂盒中,静待10-15分钟,即知结果。不少医疗机构和社会组织初筛感染者时,也采用该法。

  检测结果大同小异:两道杠为阳性,即疑似感染,一道杠为阴,基本排除风险。之所以说“疑似”,是因为当试纸质量不佳、储存不当,或操作不当时,结果可能报假。

  实际工作中,蒋岩就碰到许多因操作不当,导致结果不准的案例。

  比如,许多人误以为单靠唾液便能获知感染与否。有的只用舌尖随便舔舔取样器就插入试纸检测了,还有的怕唾液分泌少,测之前过量饮水,反而稀释了检测浓度。

  其实,“唾液”试纸学名为口腔粘膜渗出液诊断试剂盒,需要将取样器紧贴牙龈沟,上下正反各刮三次才可检测。而由于绝大多数感染者唾液中不存在艾滋病毒,错误的检测方法,只能得到虚假的阴性结果。

  血检包由于需检测者自行采血,雷区也较多。

  蒋岩回忆,一名检测者带着血检盒的照片过来咨询,显示结果的条带上,只能隐约看出两道杠,一条十分清晰,一条若隐若现,检测者怀疑,自己是弱阳性。

  但蒋岩仔细观察发现,试剂盒上有大片暗红色血迹,血已经凝固,“看血液颜色,(检测时间)起码在24小时以上了”,但多数血检时间不会超过30分钟。

  几经询问才知,这已经是检测两天后的照片了。由于检测者过于紧张,担心结果不准,血检后他一直留心观察,没成想,随着时间推移,检测结果渐渐由一道杠变成两道杠,这才闹了这出乌龙。

  蒋岩认为,快检目前还不等于自检,如何让公众买到就会用,用完结果准,还有三步要走——制定流程一目了然的说明书;评估自行操作结果的准确性;以及检出阳性后,提供后续确诊和治疗的转介机制。

  蒋岩透露,目前,国际上已有4款快检包获得国际认证,“中国也在制定这样的标准,让试剂正规化,把快速产品变成真正合规的自检产品。”

  合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十二楼是合肥市唯一的“艾滋病确证实验室”。这些样本都是由医院、疾控或是采供血中心等机构将筛查出阳性的样本送到确证实验室进行最终“裁决”。

  还有40万感染者,未被发现目前,内地各级医疗机构中,具快速检测能力的将近3万家,全国98%以上的县级机构均拥有艾滋病检测实验室。其中,疾控中心和合作社会组织均可免费检测,医疗机构检测虽收取一定费用,也能通过医保报销。

  艾滋检测向全国铺开的同时,缺口仍存。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估计存活艾滋感染者125万人,每年新发8万例,但经确诊上报的,分别只有80.6万和6.6万,还有35%以上的感染者未被找到。

  “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有些人也知道哪些地方能做检测,但他们不来。”为引入更为便捷的自主检测机制,蒋岩等人做了许多尝试。

  最初,针对近年高校青年学生艾滋感染抬头之势,他们设计将免费检测包放进校医院,学生不出校园,就能自行领取检测。可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领取检测包的学生数字始终为0。

  担心被歧视,是绊脚石之一。

  此前,《中国多元性别健康状况一期报告》调查1205名受访者发现,仅六成做过艾滋检测。不知道去哪测,怕别人认为自己行为淫乱,担心隐私泄露,或因此丢掉工作和学业等,都是不愿检测的原因。

  即便在曾参与检测的人中,一次不愉快的检测经历,也会大大打击再次检测的积极性。回想起第一次检测,杜伟仍心有余悸。他所在的省会高校,尚未引进校园快检项目,想查艾滋,要么网购快检包,要么去医疗系统。杜伟和异地男友交往一年多了,他想把这段感情稳定下来,为对男友负责,也给自己一个交代,他鼓足勇气,去市疾控中心做检测,结果更权威、专业。

  他并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一场异常难熬的检验。在疾控中心检测,除了验血,杜伟还要接受工作人员的例行询问,包括年龄、高危行为等信息。当对方得知他曾多次和同性发生无套性行为时,立刻大声教训他“你们年轻人私生活怎么这么混乱,一点也不知道洁身自爱,保护自己”,类似批评,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直至检测结果出来。

  拿着未被感染的诊断书,杜伟根本笑不出来。类似声音,蒋岩等人经常听到,他们意识到,需要设计一种更贴心私密的检测手段,这便是高校自主检测服务机的诞生背景。

  2016年7月至今,这种特殊的自动售货机相继出现在全国11省的52所高校。除饮料、零食等常见商品外,还贩卖艾滋匿名尿检包,市场零售价298元,高校售价只有30元,购买方式与其他自动售货机完全一致。

  白色的长方形纸盒上,一面印有蓝绿色的“HIV”字样,一面则用示意图显示检测流程,这样的包装在一众零食中虽仍显特殊,但如不仔细观察,很难被路人识破。

  每台售货机上还设有一个特殊的开口,替代了以往找零硬币口的位置,供检测者投入尿样瓶。校医院每天2次回收标本,放入实验室保存,每周一次送往疾控中心检验。3-5日后,检测者只需进入指定网站,输入尿样瓶上的唯一编码,即可查询结果,全程匿名。

  此举一经推出,效果相当可观。如2018年4月,上海三所高校相继引进“尿检售货机”后,不足2个月便售出59份检测包,回收37份,其中2份确诊为阳性。

  鼓励检测,社会动员

  除了高校内的新尝试,动员重点人群检测、发现新感染者的重担,更多落在大量社会组织肩上。北京佑安医院感染中心性病艾滋病门诊,目前有8000余名在治艾滋感染者,全市半数以上感染者都在此治疗。恬园工作室是院内专门从事感染者随访关怀的社会组织,每个月,负责人段义和志愿者都要接待超过600名检测者,有些是他们前往酒吧、洗浴中心等高危场所动员来的,也有在网上看到相关介绍,慕名而来的。他们多发生过高危性行为,其中约5%终被确诊艾滋感染。

  每次,段义等人都要向检测者科普检测流程和日常防护知识,检测全程都有人陪同,以消弭紧张和顾虑。测完,还会送一份小礼品以示鼓励。

  段义觉得,这种检测方式具放大效应。“如果(检测者)感觉很好,无论他有没有问题,都会介绍给身边的朋友,一传十、十传百,前来检测的人将越来越多。”

  除了心口相传,网络传播更将艾滋检测相关信息,推得更广更远。

  打开国内最大的同志交友平台Blued,很容易便可找到在线艾滋检测预约系统“快乐检”,可根据用户所在位置,推荐附近检测站信息,效果十分明显。

  《凤凰周刊》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地区关联检测机构包括各区县疾控中心及相关科室、提供艾滋感染检测服务的医院以及淡蓝公益旗下多家检测点,它们以“CDC”、红十字等不同标识,在地图中显示。

  点击各检测点,便可看到地址、电话、检测方式和检测说明等相关信息。但目前,仅淡蓝系检测点可完整披露上述信息,并提供在线预约服务。地图上,它们的标识均为“荐”。

  此外,“快乐检”还提供全国其他地区数十家防艾公益组织信息,用户可向其咨询并预约免费艾滋检测服务。上述组织的头像右下角,均带有红丝带标志,只有经平台认证的防艾机构才有。它们可在个人页面中完整披露组织名称、服务内容、办公地址、联系电话甚至微信号等真实信息,而这些,都是个人用户禁止公开透露的。

  不过北京多家提供艾滋检测服务的社会组织,目前还未在其中。一名社会组织负责人透露,想进驻“快乐检”,需由所在地疾控中心出具证明材料,但许多注册多年,且与疾控系统长期合作的组织,都无法获得证明,原因不详。尽管如此,“快乐检”仍有极佳效果。

  2016年,北京、成都、青岛三地用户数据显示,通过“快乐检”自行检测的用户数字增长了78%,占全部检测者的六成之多。同年,Blued旗下机构淡蓝公益在北京的四家检测点发现,检测者中,确认艾滋感染的,也翻了近一番。

  截至2019年初,“快乐检”预约检测系统访问量已经突破30万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